博山影青

几回断肠处,风动护花铃

我……在享受山竹带来的台风假……
叉腰.

K莫 平天下不如平你 05

第五章
柯鸥眯起眼,迅速上前一步凑上离王老将军近前,弯腰施礼“晚辈柯鸥,见过王老将军。”在郝眉看不到的地方,柯鸥从袖管里抽出一枚玉牌放在王老将军眼前晃了一下。虽然只一瞬,但王老将军的眼眶还是泛红了,浑浊的双眼紧紧跟随着那块玉牌直到它消失在柯鸥的袖口。“你……真是个好孩子……”王老将军见柯鸥轻轻摇了摇头,便也把到嘴边的话咽下去,强自镇定地抚了抚胡须,摆出一副赞赏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 “郝眉,我们开始上课吧。”王老将军转身走向一边的武器架,一手取了一把青铜的戈递给郝眉,另一手取了一把金干递给柯鸥。
        “王爷爷!”郝眉急忙架住王老将军执着金干的手“这是金干,沉得很而且还软,本来就是父皇打造给我认识武器的模板,不能拿来和我练啊,柯鸥的臂力怎么举得起来!”王老将军没有看郝眉,锐利的目光直直刺着柯鸥,苍老的面庞上现出几分痛苦,执着金干的手被压得发青。“王爷爷!”郝眉惊呼一声“快放下来!”
       柯鸥在心里低叹一声,这么多年了,自己这个干爹果然还是没变,如果……如果可以,他多想告诉他,自己就是他苦寻了多年的义子。往日的回忆堆在心间,柯鸥感到眼眶满得发疼,急忙上前一步接过金干,不敢看王老将军的眼睛,垂目在一边站着,掩藏起自己眼底的情绪。
       郝眉疑惑地扫视这二人,为什么两人都心事重重,一向豁达开朗的王爷爷为什么今天如此反常,柯鸥为什么提得起金干,还有那枚扳指,常年在珍奇宝物堆里泡大的郝眉自然一眼认出那扳指绝不是凡品,大量的问号塞满了郝眉的脑海,眉毛紧紧蹙起,藏不住自己的焦虑。
       “郝眉你和柯鸥练一下,我先去包扎一下手。”王老将军仓皇地扔下一句话,踉踉跄跄地走出了习武场。
       郝眉沉浸在思考中,有些迷茫地看着面前执着金干的柯鸥,手上青铜的戈挑起,随意寻了个角度刺过去,脑海中的思量未停,他也没仔细考量对手的实力,只一昧地用手中的戈往对面攻击。
       过了数十招之后,郝眉自己从思绪中清醒过来,凝重地望着游刃有余的柯鸥,认认真真地抬起手中的青铜戈,上挑下刺,挑选最刁钻的角度刺向柯鸥。在王老将军手下训了多年的郝眉身手自然不凡,青铜戈划出呼呼的风声,残影连成一堵密不透风的墙,声势浩大。
       越是交手郝眉就越发心惊,就算再刁钻的角度柯鸥都完美地承接下来,沉重的金干在他手中仿若无物,一招一式颇有章法,虽然自己攻势凌乱,但他下盘却极稳,巍然不动,甚至都没有后退一步。
       打了一阵,郝眉突然停了下来,随意将手中的青铜戈扔在地上,金干质软,这短短的交手已经在金干上留下许多深深浅浅的印子,再打下去,这金干可能就要被拿去回炉重造了。
       “郝殿下,王老将军传柯鸥去取些东西。”郝眉上前一步,刚想说些什么,远处快步跑来一个小厮截断了郝眉已到嘴边的询问。
       “去吧。”郝眉疲惫地挥下手,压下心里的疑虑。
        “见过王老将军。”柯鸥恭敬地弯身见礼,表面上端的是稳重大方,其实扎着帕子的双手微微发抖,暴露了主人内心的骇浪惊涛。
        “说吧,你是谁?”王老将军背对着柯鸥,双手紧紧握成拳,尖锐的指甲扎进掌心,划出一个又一个月牙形的印子。
        柯鸥在心里默叹一声,今天也是见到自己这位衣服一时激动,竟忘了那扳指……也罢,反正认出来了也好,义父大小是个将军,那些人应该不会对他出手。
       “义父,我是星辰。”柯鸥从袖管里取出那枚墨绿色的玉牌,上面用浅浮雕手法雕出的辰字端端正正地居于玉牌正中央。玉是美玉,而且更难得的是有人加以长时间的盘功,温润的玉面微微反光,玉色尽显,看起来竟是可与大名鼎鼎的随珠和璧分庭抗礼。
       “真的是你,”王老将军似乎是被勾起了某些痛苦的回忆,竟是一时间落下泪来,转过身紧紧抓住那枚玉佩,怜惜地望着柯鸥黝黑的皮肤,泪如珠串般不止“十年了,义父整整找了你十年,你这孩子,十年你该受了多少苦啊,在那样的地狱里面逃出来,孩子,义父记得你曾经白得如同那羊脂玉一般,随跟随义父常年习武,但那太阳啊,好像晒不到你一般,这……义父几乎不敢认……”王老将军絮絮叨叨讲了许多,神色沉痛,语无伦次。
       “义父,孩儿不孝,劳您忧心整整十年,”柯鸥站起来扶住颤颤巍巍的王老将军,眼圈也开始泛红“只求您不要向他人透露我的身份,我被当年那伙人追杀整十年,我四处躲避,幸而随着年龄渐涨容貌改变很大,这几年被认出来的概率几乎为零,我才敢回来找他。我不希望那伙人伤害他,杀父弑母之仇,我一定会……”柯鸥的声音突然消失无踪,警觉地盯着门口,廊道上传来几不可闻的脚步声。
       “柯鸥,你把这几本兵书拿去,这两天先好好研习,待你学完可以跟上郝眉进度了再和他一起学。”王老将军递过基本兵书,面上端的是极为严肃,郝眉甫一推开房门,就见到这样一幅场景。
        “王爷爷,你们聊什么聊这么久?”郝眉娴熟地摆上笑容,掩藏住自己的疑惑,状若无事地调笑。“哈哈哈,我年纪大喽,这几本兵书竟忘了摆在哪里,还是柯鸥帮忙才找到了,老了老了……”王老将军摆摆手,朗声笑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王爷爷,我有事情想单独和你谈谈。”郝眉眯起眼睛看着这个一想起宠爱自己的老人,目光慢慢变得锐利。
      

我是你的猫

超短甜饼,属于闲着随便写的产物……
不过……我们学校真的蛮多猫的,有一只尤其温顺,呆萌得不行,感觉有点像艾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艾伦是一只猫。
        确切地说,是一只橘猫。一只非常纯正的橘猫,除了毛色,还有另外一点似乎也可以辅助证明——月半。
        作为A中的猫咪,艾伦存在的意义从来就不是捉老鼠,而是提升学生的生活品质和幸福感。
       其实A中有很多猫,但艾伦从来是最受欢迎那只,因为其他猫特别凶,还怕人。
       据A中的学生们讲,艾伦是最会享受的猫咪,每天临近中午,当阳光把校道的石板地晒得温暖,但太阳还不是十分猛烈的时候,学生们都会收获一只躺在校道正中间晒太阳的艾伦。
       艾伦性格温顺,对于学生进贡的猫粮和小鱼干向来是来者不拒,那些在自己身上顺毛的小手他也从来不躲避,有时还会用翘起的尾巴尖表示相当的愉悦。
       不过A中的学生都很清楚,艾伦是有主人的,如果艾伦的主人不在,那他们可以随便吸猫,但如果艾伦的主人在,他们连猫尾巴都别想碰到。
       艾伦的主人,叫王宁,是高中部一位教历史的老师。王老师在学校名气很大,这或许应该归功于他的长相,也或许是因为艾伦。
       “我怎么感觉你最近又胖了?”王老师上完上午最后一节课,照例来抱艾伦去食堂吃饭。
        “喵呜!”在周围学生羡慕的目光中,被养得圆嘟嘟的艾伦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,准确落在王宁的臂弯里。
        “今天是不是有学生给你带了吃的啊?”王宁吃力地抱住艾伦,腾出手来揉了一下艾伦的肚子。
        “喵喵喵喵喵……(今天早上有个女孩子给我带了小鱼干)”艾伦寻了个舒服的地方躺着不动,一边回答王宁的问题。
        “也不知道是哪个学生天天喂我们家大伦儿,都养得这么胖了该减肥。”
       “喵喵喵喵喵……(每天送的人好像都不一样)”
        “今天中午要不要点条鱼给你吃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喵!”艾伦一下子窜起来,两只前爪搭在王宁肩膀上,粉嫩的小舌头划过他的脖颈。
        “建国以后不许成精。”王宁笑着捏住艾伦的后颈把他拎下去,一边报复地捏了一下艾伦爪子上柔软的小肉垫,满意地看着艾伦安静地窝在自己臂弯里不动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好啦点条鱼给你吃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中午吃完饭,王宁抱着艾伦回到宿舍,打算睡一觉。
          王宁把书摞在桌子上,白皙的指尖搭在脖颈的扣子上“学校的制服穿起来好不舒服……”王宁一边小声嘟囔着一边把衬衫脱下来挂好,丝毫没有注意床上的艾伦蜷成一大团。
        艾伦感觉自己耳朵尖有点烫,如果不是厚厚的毛遮挡,他觉得自己的脸颊应该已经红得滴血了。
       王宁换上跨栏背心儿,大咧咧地抱过艾伦儿,蹭了蹭他柔软的毛发,呼吸慢慢变得绵长。
       下午。
       王宁抱着一摞练习册,有些吃力地往高一(14)班挪去,白皙的手臂被压出一道道的红痕,指节泛出些脱力的青白色。
       “老师我来帮你吧。”手上的重量忽然一轻,王宁偏过头去,看见一个高大的人影站在身边,俊逸的侧脸在阳光下显得毛茸茸的,温暖舒适。
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好,同学你叫什么啊?”王宁低下头隐藏自己烧红的面颊,有些奇怪一个男人的侧脸居然有让人脸红心跳的魅力。
       “我不是学生,”艾伦停下脚步转过身,湿漉漉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王宁“我叫艾伦。”王宁惊诧地看着那只大型生物,干巴巴地开口“啊……啊是吗,我家猫也叫这个名字哈哈哈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我本来就是你家猫,王老师,我们换个身份相处吧?”艾伦低下头,准确地吻在王宁柔软的唇瓣上。
        艾伦早就想这么干了。

来呀(ノ>▽<。)ノ

混更日常(ノ>▽<。)ノ
图太多了我分两条发,记得去翻下一条哦~

明天要去军训辣(っ╹◡╹)ノ❀ 我争取一下今天给你们放个正文还有番外o(´^`)o

什么时候粉丝数破了三百我就点梗(●・◡・●)ノ♥

K莫 平天下不如平你 04

第四章
      两人就这么相拥着睡了约摸半个时辰,柯鸥看了看外面正在扫洒的仆人,开始叫挂在自己身上的郝眉起床。
      郝眉被柯鸥叫醒时还有些晕乎,微微抬了抬头,被渗进来的阳光刺得眼睛发疼,又一头扎进柯鸥的怀里躲避阳光去了。
      在柯鸥怀里待了一会儿,郝眉的意识才慢慢回笼,有些迷糊地看着侧躺着的柯鸥,脸上现出惊讶的神色“你你你……怎么在我床上啊!”郝眉哧溜一下窜到床的另一角,抱着被子警觉地盯着柯鸥。
      柯鸥从床榻上下来,恭谨地弯身见礼“属下今早来殿下房间,本来是奉管家的命令来请殿下起床,属下看天还早,便先帮殿下整理了今天的衣物,待属下走到殿下身边时,殿下便拽着属下死活不放手。请殿下宽恕属下的逾越。”郝眉看着伏在地上的柯鸥,艰难地调整了自己的表情,重新换上平素温和的微笑“不碍事,你服侍我先换衣服吧,要准备去将军府了。”柯鸥应允着站起身,内心却不免叹惋,若是郝眉在自己身边能不这么拿着架子就好了。
      虽然心里有些可惜,但柯鸥面上却丝毫不显,服侍郝眉穿戴整齐之后,又扶着郝眉在桌边坐下帮他把一头长发梳顺。郝眉未到及冠之年,一头长发都还不能束起,只随意地披着。郝眉的头发已经长得很长了,但柯鸥虽年纪比郝眉大,头发却比郝眉短得多,也不过刚过了蝴蝶骨的长度。
      郝眉从镜子里打量着柯鸥未束起的头发,内心的疑虑又重了些,柯鸥的头发并不像好好理过的,发尾长短不一,呈现出杂乱的样子,就像……是在慌乱中用刀一刀切断的。
      两人简单用过早饭,便乘上马车往将军府而去。柯鸥握着缰绳,竟是担任起了马夫的职责。郝眉惊奇地看了他一眼,有些担心地撩开帘子看路,确认了路线没错之后便也放心了下来。便又把视线从帘子缝隙中探出去落在柯鸥身上,看他一言不发地驾车,熟练地走街串巷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越离得将军府近了,柯鸥身边的气压便越低了几分。
      “唔……”马车突然顿了一下,柯鸥拉紧缰绳的手被勒出了血痕“你突然停车做什么?”郝眉打量了一下周围,将军府已在近前,能见到府门那两只气派的石狮趴在门两侧。
      柯鸥没有接话,只盯着旁边一座破落的府门,门牌上的字迹已模糊不清,只能勉强分辨出这里曾经也是将军府,郝王朝另一位大将的将军府。
      许久,柯鸥才收回目光对着郝眉歉意地笑笑“请殿下宽恕,属下久仰王老将军威名,这将要到了却不免生出些怯意,方才实在是失态,望殿下恕罪。”这番话倒是说得极得体,让人挑不出什么错处来。
      郝眉摆摆手,倒是一幅满不在意的样子,心里却是别有考虑,若真被王将军威名所摄,为何目光却只看着旁边破落的将军府,他父皇接过王朝时已经天下太平,王老将军也许久不出山,威名在他们这一代中已经大不如前,应该不会让出身商贾家的如此惧怕,难不成……
      郝眉烦躁地咬了咬下唇,目光却落在柯鸥手上,缰绳已被染得红了,修长的手指上沾满了鲜血,但柯鸥却好像感觉不到疼一样,只发狠地拽着缰绳,指节都泛出几分脱力的青白。
      马车摇摇晃晃地驶进将军府的大门,两人跳下车,让将军府的仆人把马车牵去安置好。“柯鸥,过来。”郝眉始一站稳,便朗声招呼柯鸥过来。
      柯鸥好像还陷在自己心事里,垂着头像郝眉走了几步,两人隔得本来就不远,这一下更是近得失了礼数。若放在平时柯鸥可能早就主动拉开距离,跟着郝眉身后或者走到他前面去给郝眉带路了,但现在柯鸥却站着动也不动,一幅任郝眉摆布的乖顺样子。
      郝眉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,把柯鸥的手托在自己掌心,取了手帕细细逝去他手上的血,又将帕子折成条状包扎好伤口。打好结,郝眉又从柯鸥衣襟里取出他的帕子,帮他包扎另一边手的伤口。
     “走吧,下次记得不要急停了,你的手受得住我的马可受不住。”郝眉诙谐地笑了一下,眉眼弯起恰好的角度,本来是有些俏皮的样子落在柯鸥眼里却有些刺眼,他有些负气地偏了偏视线。郝眉这样熟练的打趣,让他回想起久经官场的那些老油条,那些……假模假式的笑闹。
      郝眉倒没怎么察觉到柯鸥心情的低落,在心里盘算着柯鸥的真实身份,毫无意识地跟着柯鸥走。
      “到了,王将军已经……”柯鸥转过身想提醒郝眉一下,他话还没说完,就收获了一只迷迷糊糊撞进他怀里的郝眉小朋友。
     “唔……到了,好……我们走吧。”郝眉揉揉撞到的眉心,稍微从思绪中抽离了一点,无意识地拉着柯鸥的手往马场走去。
      柯鸥有些发愣地看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,郝眉的手是娇生惯养出来的,柔软不失韧性,纤细的手指上戴着辅助射箭的扳指,抚着郝眉掌心,柯鸥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小猫爪子上粉嫩的小肉垫,也是这样软乎乎的,让人不由自主地沉湎。
      “郝眉,”王老将军笑眯眯地看着两人“这是你捡回来那个小子吧?看起来年纪蛮轻嘛,来过来探探底。”柯鸥顺从地点点头,刚准备往前走,手腕忽然被人一把拉住。“王爷爷,柯鸥还没戴扳指呢,你等会的别急啊。”郝眉急忙低头去扯自己手上的扳指,一边高声嘱咐道。
     “不用了,我有。”柯鸥突然显出些阴沉来,从衣襟内拉出一条绳子来,系在上面的是一节墨绿色的扳指。柯鸥迅速地解下扳指戴好,接过王老将军手上的弓箭。
      拉满弦,柯鸥眯起眼睛盯着不远处的靶子,几乎没有经过长时间瞄准,弦才初初拉满,箭矢就破空而去,稳稳落在靶心。
      四下里陷入长时间的沉默,王老将军自从那枚扳指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愣住了,花白的胡子不断抖动着,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那枚墨绿色的扳指“你究竟……究竟是谁?”

我今天双更了你们赶紧夸夸我(。ŏ_ŏ)

今天的眉哥依旧这么作死呢~